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贪食之主

贪食之主

万华葬 著

连载中玄幻

铭天在饭馆倒闭前突然发现,饭馆居然连通了一个落后的异界。 这是个黑暗的时代。 充斥着贪婪的贵族,血腥的战争,污秽的巫师和自私的炼金术师。 生命宛如韭菜般被肆意收割,化作强者的利益。 人类,亚人,龙与魔…繁华的生物,无一例外都是利益的牺牲品。 而在这毫无生气的世界里,突然闯入了一个现代人和他的饭店…… 种田轻小说,轻松吐槽向,无系统。 七原善系列第三部:【??】的铭天,系列时间线序号:【1】 已有两本完本,人品保证,风格保证。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贪食之主》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39.3012万字|0次点击更新:2019-03-23 10:59:27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铭天在饭馆倒闭前突然发现,饭馆居然连通了一个落后的异界。 这是个黑暗的时代。 充斥着贪婪的贵族,血腥的战争,污秽的巫师和自私的炼金术师。 生命宛如韭菜般被肆意收割,化作强者的利益。 人类,亚人,龙与魔…繁华的生物,无一例外都是利益的牺牲品。 而在这毫无生气的世界里,突然闯入了一个现代人和他的饭店…… 种田轻小说,轻松吐槽向,无系统。 七原善系列第三部:【??】的铭天,系列时间线序号:【1】 已有两本完本,人品保证,风格保证。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贪食之主》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这他妈什么鬼?”

     铭天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土黄色的坑洼街道,过往的路人都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形象,嘴巴里嘀咕着毫无疑问的中文。

     自从离家闯荡,在巢海县开了这家餐馆后,就一直经营不顺,以至于如今连水电都快交不起了。

     没想到今天一大早刚起床准备开张,却发现门外的光景变成了这幅鸟样。

     也…也就是说……我和我的店一起穿越了?

     叮咚…

     清快的电子音突然打断了铭天的思路。

     系统?

     噢,不是,是我微信响了。

     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女朋友赵雅的信息。

     “铭天,我们分手吧,他比你有钱,比你帅,比你幽默,而且是外国人,比你大。”

     铭天:“。。。。”

     就在铭天懵逼之际,突然门外两个声音越来越近。

     “不是我说你,这次你顶撞詹姆斯伯爵,要不是我,你已经死了。”

     “肯尼斯副团长,你真打算服从詹姆斯伯爵?他摆明了要我们去送死啊!”

     “不顶撞他最多我们死,顶撞他整个骑士团都要受牵连。你怎么就那么直肠子呢?”

     “我怎么就直肠子了嘛,副团长。”

     “你特么一张嘴,我就能从你喉咙望到菊花!还不是直肠子?”

     只见走进来的是两个外国人模样的异界人,一胖一瘦,脸上泛着憔悴。

     他们穿着一身细锁子甲,笼手和踵具锈迹斑斑,走起路来咔咔响。

     腰上分别也别着一把双手大剑,俨然一副中世纪骑士模样。

     “噢?这家店好奢华啊?圣桑坦斯什么时候有这么豪华的店了?”

     其中棕发干瘦,胡子拉碴的年轻人一进门就好奇的打量起铭天的店。

     豪华?

     铭天看了一眼自己和沙县差不多的店。

     你是不是对豪华有什么误解?

     “你看,肯尼斯副团长,这墙砖好滑,还能反光?难道是最高级的晶辉砖?”

     呃不,这是去年隔壁县宅基地大拆迁,工程队从茅厕里扒下来的二手墙砖。

     另一个金发碧眼,胖胖的骑士说着,还像中年发福的人猿泰山一样在店里摸来摸去。

     那个叫肯尼斯的耸耸肩,苦笑道:“反正快死了,贵不贵有什么区别?就这吧,哈阁。”

     “话是这么说,但万一……”

     那个叫哈阁的忧心忡忡,还有些不好意思的偷偷瞄了一眼呆逼状态的铭天。

     “坐吧。”这肯尼斯也是豪爽之人,一拍哈阁后背,带他上了座。

     “老板,啤酒。”肯尼斯似乎心情不太好,一拍桌子吼道,颇有今天就要醉死在这儿的架势。

     店面除了六套桌椅,围住厨房的前台也被设计成了酒吧一样的围坐结构。

     这样设计是为了坐更多的客人,也方便上菜。

     两人上座之际,铭天也发现了些异样。

     明明穿越了,店里的电器却能保持供电,手机也有信号。

     这是怎么回事?

     不管怎么样,至少要把这两个异界人打发走,才有空进一步弄清状况。

     铭天从啤酒机里打了两杯啤酒出来,递到两人身前。

     然而迎接自己的,却是那个叫哈阁的一声惊呼。

     “噢噢噢!!肯尼斯副团长,快看,炼…炼金装置!”

     “哈阁,别丢人,我们受过专业训练,不管多神奇,都不能叫…”

     肯尼斯率先回过神来,给哈阁天灵盖狠狠来了一下。

     两人吞了口唾沫,重新把目光放在了眼前的啤酒上。

     玻璃杯里,啤酒滋滋的冒着泡。

     因为是初夏,而且上午温度适宜,铭天没开空调,玻璃杯上很快结出一层水雾。

     “副团长,这啤酒居然冰镇了?制冰器不是高阶炼金装置吗?”

     “是啊。”肯尼斯拿起酒杯,惊喜转瞬即逝,随之而来的是苦涩一笑。

     “没想到,我们哥俩赴死前还能在夏天喝上一口冰镇啤酒,看来,老天没瞎眼啊。”

     创造出像你这样,喝口批发价一块八一瓶的雪花就能心甘情愿去死的人,那老天眉毛下俩窟窿里长的怕不是鸡眼吧?

     “肯尼斯副团长。”

     看着憔悴的肯尼斯,哈阁欲言又止,旋即也抬头闷了一大口:“好喝!太好喝了!能死前喝到这么美味的啤酒,我的人生已经圆满了。”

     你的人生到底是有多廉价?

     “昂,没白走一遭。”肯尼斯望着杯中自己沧桑的脸庞倒影,眼中划过浓浓不甘。

     “肯尼斯副团长……”

     哈阁轻轻搭住肯尼斯的肩膀,悲从中来,抽抽几下居然哭了出来。

     那大张肥脸上的肉都撅成了一块,远看就像米其林轮胎人一样。

     肯尼斯倒是没哭,绷紧下巴皱着眉,恶狠狠的一拍桌子。

     “妈的,别哭了,作为骑士团的一员早就做好了赴死的觉悟,反正要死,来,今天不醉不归!”

     这个悲壮的气氛是怎么回事?

     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铭天不想多管闲事,就先开灶台再说。

     可曾想。

     轰的一声,炮台灶刚点燃……

     “卧槽。”

     “副团长,这是什么妖孽?”

     身后的肯尼斯和哈阁,双双吓的从凳子上摔了下来。

     铭天回头一看,只见两个异界人正用清明扫墓时看到自己爷爷诈尸从坟里钻出来般惊愕的眼神,看着自己和灶台。

     “老…老板,你…这莫非是封印了龙的声带的龙息灶?您莫非是…法师?”

     什么玩意?龙息?法师

     话说为什么小说那些主角一穿越就能适应异界?这份适应力,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分我两毫克?

     “呃不,这只是普通的灶台。”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铭天干脆就扯开话题。

     “话说,你们哥俩刚才就一直在聊死不死的,看你们的样子,是遇到什么困难了?”

     被这么一问,肯尼斯和哈阁双双脸色又回归了方才了苦恼。

     “也罢,说出来也无所谓,反正我们也是要死的人了,不在乎泄密什么的。”

     肯尼斯说着,拍了拍旁边的哈阁,两人双双入座。

     哈阁叹了口气,娓娓道来:“公理议会准备攻打圣王教国,但我们圣桑坦斯就拦在他们的行军路线上,我和副团长接到圣王教国詹姆斯伯爵命令,择日启程去侦查敌军的数量和排阵。”

     “噢,原来是这样。”铭天大概理解了三分。

     “妈的!”

     肯尼斯突然勃然大怒,猛拍桌子。

     “那可是攻城级的军队,肯定配了巫师来反侦查,要侦查也该让巫师去!不就是我们阻碍他收死人税,公报私仇想要我们死吗?”

     死人税是什么鬼?你们异界死人也要缴税的?

     确实,铭天看得出来,这个异界应该没什么科技。

     侦查大规模军队绝不是你远远的看一眼那么简单。

     侦察兵本就是高危工作,更何况,听他们说还有什么巫师之类的异能,必有反侦查手断,侦查难度可想而知。

     如果他们没什么对应的能力,那基本等于送死。

     想着,铭天的番茄炒蛋盖浇饭已经做完了。

     本来,这笔生意就没打算收钱。

     异界说中文我能理解,你他妈要是还用人民币的话我就不能接受了。

     铭天只想快点打发走他们,好搞清楚为什么穿越了店里还有供电?

     但看他们的样子一时半会不会走,那就干脆给他们炒点吃的,反正这点物料也便宜。

     毕竟…铭天姑且三观还算正常,具备常人应有的同情心。

     “谢谢老板,没想到咱哥俩死前还能吃到这么豪华的料理,这些钱,你拿走吧。”

     看着眼前端来的番茄炒蛋盖浇饭,肯尼斯悲意满满的眼中,划过一丝感激。

     他将腰上鼓鼓的钱袋,绝望般的拍到桌上。

     铭天低头一看,当场懵逼。

     透过敞开的袋口,金银交加的光泽刺激着虹膜。

     喂喂…开玩笑的吧?

     本来对这顿饭的收入没什么信心的铭天分明看到,这…

     分明是一整袋金币和银币。

     “这太多了,我……”铭天做生意亏到现在,连一万一刀的钞票都没见过,更何况这么多真金白银?

     “拿着吧,反正咱哥俩也用不到了。”肯尼斯说着,就和哈阁一起,稀里哗啦的狂啃起来。

     一边啃还一边说着。

     “好吃!妈的这世上居然有这么好吃的东西!”

     “肯尼斯副团长,我感觉我充满了勇气。”

     两个人拼命的吃着盖浇饭,肯尼斯至始至终很坚强,但那哈阁却是一边哭着一边吃。

     确实,作为军人,被上级欺负,派去执行必死的任务,肯定不甘心吧?

     自己的命,被人像玩具一样随意玩弄……

     铭天望着那一整袋的金币……

     这钱要是收下,估计会晚上睡不着觉吧?

     看着两个大男人发泄般的狼吞虎咽,铭天的拳头微微攥紧了。

     嘛,穿越后第一笔生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种猿粪?不是吗?

     “如果我说,我可以提供给你们不会死的侦查手段呢?”

     此话一出,肯尼斯和哈阁狼吞虎咽的手嘴顿时僵住了。

     两人双双抬起头,呆若木鸡的看向铭天。

     长大的嘴巴里,嚼到一半的饭菜啪嗒啪嗒的滚落。

     铭天微微一笑,转身走向储物间:“你们去门外等我,我马上过来。”

     …

     “这…这是什么?肯尼斯副团长,你见过吗?”

     “我走南闯北那么多年,也没见过这东西,哈阁。”

     肯尼斯惊愕的颔首望向铭天:“老板…不,大师,这个炼金装置是……”

     炼金装置?

     铭天笑着摇摇头,把东西放地上:“这个叫无人机,本来是拍照摄影用的。”

     铭天说着,展开无人机的折叠翼,启动开关。

     伴随着嗡嗡的轰鸣,在两个异界人,还有街上路人惊愕的目光中,无人机慢悠悠的飞到了半空悬停。

     周围的路人,更是一个个更是对这会飞的小玩意惊愕无比。

     “噢噢噢!!肯尼斯副团长,你看!你看!飞起来了!”哈阁惊喜异常的高呼起来。

     这个是铭天以前买的二手货。

     餐馆刚开的时候,铭天也赚过一些小钱,那时候铭天喜欢玩,就在并夕夕上买了这个二手无人机。

     虽说是二手,但质量不错,还是大江的,全新的要卖四五千,铭天买来只花了一千五。

     但玩具这个东西啊,是会腻的,如果纯粹只是为了尝个新鲜,无人机远没想象中那么耐玩。

     也就半个月吧,铭天就玩腻了,尔后一直扔在角落里吃灰。

     加之最近对黑飞打击越来越重,这个无人机对铭天而言就更可有可无了。

     没想到一年了,居然还能用。

     “喏,这是遥控器,图像在这里,这个是油门,这个控制方向,这个控制视角……”

     铭天把遥控器给了肯尼斯,手把手教他如何操作。

     肯尼斯错愕的看着这小小的玩意,居然能够传送图像过来,相比于听铭天的教程,更多的是惊愕。

     “这世上竟有这么神奇的炼金装置?”肯尼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都说了这不是……啊,感觉解释起来很麻烦,还是别解释了。

     “总之这东西最多可操纵距离是6公里,时速最大50公里每小时,充满电能飞20分钟,如果你不考虑它能不能回来的话,应该能飞更远,够你侦查用了吧?”

     “6公里?能飞25分钟,50公里每小时?”

     肯尼斯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这世上有这么神奇的东西?

     “喏,我先教你们太阳能充电器的用法……”

     “大师!”

     铭天还没说完,肯尼斯和哈阁已经双双跪在了铭天身前。

     那双眼中,除了崇拜,更多的是敬仰:“我…我们知道炼金装置都很贵,但……”

     “够了。”铭天笑着,指了指身后店里桌子上的钱袋:“钱你们不是已经给过了吗?”

     那一袋金币和银币,纯度看上去不高,但换个一万五两万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别说一个无人机,他就是玩炸了,铭天再送他三五个都有的赚。

     虽然承认自己贪财,但铭天也有原则。

     不白拿人钱。

     “大师!!”

     “大师啊!!”

     “喂!你们抱我大腿干什么?喂,谁的手摸我屁股?”

     “我们崇拜你啊,大师!”

     因为无人机有四块电池,可以来回换着用,一边充一边练。

     经过铭天一下午的指导和好几次险些炸机的风险后,两人很快就大致掌握了无人机的基本操作。

     其实不做什么特别的动作,不用那些花里胡哨的功能,单纯只是平飞的话,学起来是挺快的。

     黄昏的街头,走在坑坑洼洼的路上。

     肯尼斯和哈阁看着手里的无人机和乱七八糟的防撞栏太阳能充电器之类的东西,心中无比感慨。

     “哈阁,我们…也许捡回了一条命。”

     肯尼斯走在路上,脸色仿佛容光焕发。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肯尼斯副团长。”

     哈阁抬起头,还没从惊愕中缓过来:“昨天我还路过那里,那里没有那家店啊,那个什么盖浇饭何等美味,还送我们这个神奇的炼金装置,那个饭店老板,究竟是谁?”

     肯尼斯低头,看着象征自己生命的无人机。

     “以我走南闯北那么多年的经验看,他绝对是一名顶级的炼金系法师!”

     “不是炼金术师吗?”

     “笨蛋!这个炼金装置,没有法师的境界能做得出来?不,法师级的炼金术师都做不出这么神奇的装置!”

     说着,肯尼斯脸上的崇拜之情又多了三分。

     “虽然不知道他是何方神圣,但如此强大而又宅心仁厚的大师,恐怕是上天派来拯救我们的吧。”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副团长。”

     肯尼斯双目一凝,抬头道:

     说完,低下头又沉思了片刻继续说道:

     “先回去向团长报告吧。不管怎么样,如果借助这个炼金装置真能活下来,这份恩,我赌上圣桑坦斯剑鬼之名,必没齿不忘!”

     ……………………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

香港黄大仙救世总论坛